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不让江山_ 第四百章 西域来的壮士-

时间:2021-01-13 16:4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知白小说不让江山 第四百章 西域来的壮士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双星楼。

    刚刚走进双星楼的时候,穿着一身崭新锦衣的余九龄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局促不安,甚至看起来还有些气势。

    也许是怀揣三千两银子的巨款提升了自信,也许是新衣服带来的加成,也许是他现在对双星楼也没那么陌生了。

    这种从容和自信,一直持续到了他见到尹姑娘为止,在尹姑娘面前,他的从容和自信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真的,没有一丝一毫底气,被人家压的他都不像个男人,让他自己也感觉到羞愧难当。

    坐在他面前一脸娇羞模样的尹姑娘含情脉脉的看了余九龄一眼,心说这位富家公子怎么很斯文的样子,一点儿都不心急。

    这样的公子,虽然不帅,但是也不讨人厌,人是显得稍稍瘦弱了些,可是比起世子殿下来还要强壮那么一丢丢。

    而她脸上的娇羞是在一千两的银票放在她面前之后才出现的,不然的话她还板着脸。

    余九龄坐在那就没想明白,为什么世子杨卓的口味如此非同寻常。

    这位尹姑娘不是中原人,看起来应该是西域那边某个小国的人,有着典型的高鼻梁和深眼窝,嘴唇上依稀还有淡淡的......绒毛?反正粉是没有压住。

    模样上来说倒也还算漂亮,只是身材略显强壮了些,强壮的程度也就是刚好能装进去一个余九龄。

    这姑娘哪里吸引人呢?

    余九龄在思考这个问题,世子殿下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?早知道是这样的一个人,我余九龄又何必在李叱面前表现的那么为难?

    这尹姑娘一边的胸脯都比余九龄脸大,喜欢抖胸肌的姜然在她面前就是个渣渣。

    “公子?”

    尹姑娘轻轻叫了一声,脸上羞涩更重。

    余九龄假装没有听出来她语气之中的期待,而是端坐好,用很严肃的语气和尹姑娘进行交流。

    他问:“你,一个来自西域的人,不远万里,来到中原......是因为你在西域过不下去了吗?”

    尹姑娘没有听出来这话里的意思,还以为这位富家公子是在可怜她,心疼她。

    于是往前凑了凑,她一往前来,余九龄就往后挪了挪屁股,显然慌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别别别,咱们正经聊聊天。”

    尹姑娘温柔的拉起余九龄的手,余九龄感动的说道:“疼,疼,疼......你先松手,咱们有话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尹姑娘道:“公子,你看你这么拘谨。”

    余九龄道:“没见你之前我其实没拘谨。”

    尹姑娘脸又微微一红,小拳拳锤了余九龄一下:“你看你,说的人家都不好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她把脸靠在余九龄的肩膀上,声音很轻的说道:“我们这样的女人,遇到一个像公子这样怜香惜玉的人不容易,我也是,我也是着实喜欢公子的......”

    余九龄深呼吸。

    他就想不明白,为了这样一个人,干掉一个世子,真的有必要吗?

    这事罗境也就是不知道,如果罗境知道的话,应该会提起长槊杀进永宁通远车马行,而不是世子府。

    他就把长槊怼在李叱脸上问:“你为什么?!我就问问你为什么!”

    李叱应该会羞愧的无地自容吧。

    余九龄想到这些,忍不住长长的吐出一口气,他看向尹姑娘说道:“姑娘,你最早的时候不是在冀州讨生活吧。”

    尹姑娘点了点头:“是的,我这样的苦命人,一开始从西域过来,历经千难万险才到了中原,本来我是听说

    ,中原这边的男人,都可喜欢我们西域姑娘了,可是哪里想到,我辗转了蜀州,豫州,然后又到了冀州,这才遇到了第一个真正在乎我的男人,还是一位......还是一位世子殿下!”

    余九龄道:“那你可真不容易......世子他......想想看,应该也挺不容易的,他可能已经等你多年。”

    尹姑娘道:“确实是不容易,还好,不是红颜薄命,总算是有人懂我疼我,而非让我一人扛下所有。”

    余九龄道:“我一听姑娘说话就知道姑娘阅历丰富,西域来的,还去过蜀州和豫州,怪不得你的中原话口音这么复杂。”

    他缓了一口气,告诉自己一定要做一个言而有信的人,所以他用很深沉的语气说道:“现在不止是一个人想要疼惜你爱护你了,你命中的第二个男人他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尹姑娘一把抱住余九龄:“他就在我面前,我看到了公子你的真心。”

    余九龄吓得一把挣脱开,往后躲了躲说道:“咱们都......咱们都理智一些。”

    尹姑娘道:“到了这里,公子还要什么理智?我可以没有理智,公子也可以没有理智。”

    余九龄道:“我还能克制。”

    他咳嗽了几声后说道:“我说的,你命中的第二个疼惜你的男人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尹姑娘一怔:“为什么?公子是觉得我配不上你吗?”

    余九龄道:“不不不,其实我来求见姑娘是受人所托,这些银子是别人请我转交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尹姑娘耿懵了,她问余九龄道:“公子,你这样说,是在生气我没能好好侍奉公子吧,我刚才确实有些失礼,若是公子不弃,我现在就好好侍奉你。”

    余九龄道:“尹姑娘你冷静的听我把话说完。”

    尹姑娘道:“公子你不要叫我尹姑娘,这是我在中原的名字,我心甘情愿把我的名字告诉公子这样的好人,我本是西域天竺人,我的原名叫......塞班,公子若是愿意,可以呼唤我的原名。”

    余九龄道:“塞班......”

    尹姑娘道:“公子。”

    余九龄:“别别别,咱们现在绕过这个环节,说正事。”

    他又咳嗽了几声后说道:“尹姑娘,你可听闻过幽州少年将军罗境之名?”

    尹姑娘想了想,点头道:“听说过,都说他是北境第一高手,所向无敌,从无败绩。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余九龄道:“就是罗公子想求见姑娘你,是他委托我来看望姑娘,想问问姑娘你愿意不愿意,在明天晚上和他见一面,他对姑娘你的爱慕之情,犹如长河倒悬不可抑制,姑娘若是愿意的话,明天会有车马来接。”

    他不等尹姑娘插嘴,继续说道:“罗境将军非但勇武无敌,而且相貌俊美,武艺上来说他是北境第一高手,相貌上来说,堪称北境第一美男。”

    尹姑娘眼睛都睁大了,她忍不住问道:“那罗将军又没有见过我,为何会如此?”

    余九龄心说他有病,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有病,是李叱安排的他有病。

    但他回答道:“罗将军曾经来过双星楼,远远的看到过姑娘你一次,一眼就沉沦,难以自拔,回去之后朝思暮想,竟是思念成疾......”

    余九龄说到这的时候想着罗境啊罗境,算我欠你一个人情......之前是李叱欠的,现在是我欠的,咱们一码归一码,我还是有一点道德底线的。

    小罗啊,虽然还没有见过面,也没有打过交道,而且你并没有参与这件事,我还是觉得难为你了。

    尹姑娘这样的西域壮士,能遇到世子杨卓这样的人,其实何必要拆散人家呢?

    李叱你怎么能这么无耻呢?

    余九龄叹道:“如果姑娘愿意的话,明天晚上,我会安排车马接你去与罗将军相见,罗将军还有厚礼。”

    尹姑娘点了点头道:“我其实也是极仰慕罗将军,早就听闻过他的名字,是一位盖世英雄,我愿意去见罗将军。”

    余九龄连忙道:“那这事就算是成了,我也能松一口气,我现在就回去找罗将军复命,姑娘好好准备一下,明天咱们再见。”

    尹姑娘错愕道:“公子你不留下来吗?”

    余九龄道:“不了,我必须马上回去见罗将军,你不知道罗将军有多心急如焚。”

    尹姑娘觉得有些遗憾,因为余九龄确实是一个看起来很有风度的男子。

    然后她就知道了余九龄不只是有风度的男子,还是一个风一样的男子,嗖的一声就不见了,跟变戏法似的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车马行。

    余九龄把剩下的一千两银票郑重的递给李叱。

    “没花那么多,就花了两千两,给你省回来一千两,你不用夸我,我觉得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李叱有些不理解,他问余九龄道:“你之前不是想的挺好的吗,完事之后把这一千两银票给那姑娘。”

    余九龄连连摇头,正人君子般肃然道:“没有事,什么事都没有,这一千两银子你收回去,我多拿一会儿都觉得烫手,是对我的伤害,尊严和身体上都有。”

    李叱把银票接过来,他现在都怀疑银票对余九龄干了些什么,是银票先动的手。

    唐匹敌坐在旁边也是一脸不解,这不是他认识的余九龄,这是一个假的余九龄。

    庄无敌没说话,伸手在余九龄脸上使劲拽了一把,险些把余九龄脸皮给薅下来。

    余九龄疼的嗷一声叫唤,庄无敌还回味了一下手感,点了点头:“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唐匹敌道:“那就是被夺舍了吧,看起来是余九龄,但只是余九龄的驱壳,他的灵魂已经不是余九龄了,而是......尹姑娘!”

    余九龄:“......”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道:“不可能,我这身躯装不下尹姑娘的灵魂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完,李叱他们一下子就明白过来,这位尹姑娘听起来似乎有些特殊。

    余九龄道:“我从来不觉得一个女孩子胖一些不好看,真的,但是胖和壮是两码事,可能是西域天竺那边的独特环境造就了她......”

    他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:“我就是想不明白什么独特环境造就了世子杨卓。”

    李叱道:“你大概给我一个提示,我也好想象一下这位西域女子的风情。”

    余九龄往四周看了看,实在没有找到合适的参照物。

    李叱道:“我懂了。”

    余九龄忽然看到了神雕。

    李叱:“适可而止好吗?”

    余九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压低声音问:“这个世界上,有没有一种男人,就是有那种比较特殊的爱好......”

    唐匹敌问:“你说的是爱好,还是哀嚎?”

    余九龄道:“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唐匹敌一怔,然后眼睛就慢慢的睁大了。

    李叱沉默了好一会儿后,自言自语似的说道:“这事完了之后,回头找个机会,好好请人家罗境一顿,经过此事,以前的矛盾都不是事,应该可以化干戈为玉帛......”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