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绝色毒医王妃_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正主上门-

时间:2021-01-13 16:44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蓝华月小说绝色毒医王妃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正主上门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好在今日她来是寻求合作的,不然她真是一时一刻,都不想在这里待下去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门房擦着汗、抖着腿、弯着腰,把这两位姑奶奶给请到了客厅内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只是,她都坐下半天,茶都喝了一半了,马北辰居然没出现!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呵,这又是在耍什么手段?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但她心中的猜测才刚刚窜出来,就听得外面,有人压低嗓音说话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听说大少爷为了宫家的事情,已经废寝忘食好几日了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这话说得,不偏不倚的,怎么就能落入她的耳朵?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不过,那人刚说完,就听得后面有人接茬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?虽说咱们家大少爷曾经也是个风流人,但谁让他就看准了宫家那位小姐,一脑袋就钻进去了呢?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唉,你可不知道,现在大少爷一心一意的,只想着那位宫家小姐。人家都说,浪子回头金不换,但愿宫家小姐,能够了解大少爷的一片真心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这一唱一和的,说相声呢?



    



    马北辰也真是幼稚得可以,明明就是不坏好心,还想着在她这里刷一刷好感度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真拿她当傻子耍了?



    



    精明如阿秀,此刻脸上的笑容里,都掺杂了那么一点点的无奈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怎么说呢?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她总觉得这位马家大少爷,这一次怕是拍在了马蹄子上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雅姐姐这匹汗血宝马,只怕就等着机会,扬蹄踹他一脚了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门外的夸张表演终于暂时告一段落了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林梦雅都已经听得乏了,正准备出去问问他们,能不能换一段带劲儿的说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负责暖场的一走,正主儿就来了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她挑起眼皮,看着走进来的那一位,带了一脸的忧色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身上骚包的绫罗绸缎,颜色比之前稍稍素雅了些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马北辰本身长得不查,俊朗之中,又带着几分北方汉子的豪爽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往那一戳,倒也颇有几分大马金刀的酷劲儿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只是可惜,他这威名不是出自战场上,而是在温柔镇、风流乡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但要是有人细究他的底子,这些年来,马北辰的手上是清清白白,没惹出半点祸端来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人的手段高超,心思也缜密得多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林梦雅不太喜欢这样的人,因此不管马北辰献什么殷勤,在她那总是打着折扣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在加上他之前在宫家家宴上的这么一出过后,更是连半点好感都没了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所以,不管马北辰装出什么样子来,对她来说,就俩字——虚伪!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剑眉微蹙,直到踏进屋子里,他才猛地一抬头,看到了坐在里面的两个姑娘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当下,便抱歉的笑了笑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我一时想着事情,让两位久等了。不知两位今日前来,有何要事?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装,小样的,她真想静静的坐在这里,看着他装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但正事要紧,最后林梦雅只能清了清嗓子,开口说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我们两个此次前来,是奉了我家家主之命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她话还没说完,就被马北辰急慌慌的打断了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那人一下子从椅子上弹了起来,一双大眼瞪着溜圆,显得十分的激动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宫雅,不,你家小姐现在近况如何?可平安无事?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这戏精是谁?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她忍着翻白眼的冲动,勉强的点点头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家主一切平安,多谢马公子惦念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马北辰却缓缓的,弯出一抹弧度来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眼角眉梢带着温柔,衔满了相思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一瞬间,沙漠孤客就变成温柔郎君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恼得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幸亏是她这个正主儿来了,不然任意一个眼力差一点的,非得叫他这深情不悔的人设糊弄过去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她好就好,这些日子以来,我总是提心吊胆。你说她一个女孩,怎么胆子就那么大?真是让人心疼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那还不是因为你们这群爷们不顶用?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她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后,面不改色的继续说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家主那边目前抽不开身,所以有一件事,想要请马公子帮忙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一听这话,马北辰的神情,顿时严肃了起来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你说,只要是我马北辰做得到的,你尽可以开口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这可是他说的!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林梦雅这个黑心商贩,她可不会有半点的客气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家主得知老祖跟几位少爷病倒了,心里十分的担忧。恰巧她偶然结实了一位名医,专治这种疑难杂症。所以家主想要,把人送进去给几位诊断。只是如今,宫家有宫屠跟宫舞把持着,苏梅先生又被驱逐出去,一时之间,我们也找不到合适的人手。所以,只能把此事,拜托给先生了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她故意说得为难,也是在观察着马北辰的反应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这人的目的,绝对不单纯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只不过马家的教育十分的严格,所以马北辰虽然有心计,却并不歹毒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至少,比安家要讲义气得多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这要求,其实并不容易做到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宫屠跟宫舞对他的防备极深,只怕没那么轻易的做到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但林梦雅却笃定,这事虽难,可马北辰却未必没有办法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这是,准备跟她玩欲擒故纵呢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这个...恐怕会有些难度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他斟酌了半天,方才开口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林梦雅也陪着他演,眸中带了几分焦急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可是现如今,唯有公子才能帮我们这个忙了。公子您也知道,我家家主最是重视家人,万一要是家里人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,只怕我家家主,要自责死了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姑娘别着急,我跟雅儿的想法一样。这样,你把人给我送来,容我想几日法子。要是能成,那自然是最好,要是不能成。我再把人,给你送回去,然后再想办法,你看如何?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不要脸!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分明就是想要提高难度,好来邀功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只是,这功劳是他想要得便得到的么?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心思转了转之后,她难过的低下了头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我知道此事难成,算了,我这就回去禀告家主一声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她作势要走,身后的马北辰却急了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姑娘,请留步!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公子,您这是何意?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呦,憋不住了?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她把笑意压在了心底,转身问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马北辰低头思考了片刻,之后才像是下了某种决定似的,郑重的跟她说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我不能让雅儿对我失望,毕竟,她现在唯一能够依靠的人,便只有我了。你回去之后,就把人给送来,我会对外宣称,他是我请来的名医。你们别误会,如果是这样的话,宫屠跟宫舞那边的防备,可能就没这么重了。我一定会让这位名医,给老祖他们诊脉的!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林梦雅心里憋着冷笑,小样儿的,还敢跟她抖?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不过面上,她立刻露出感激的笑容,连连道谢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多谢公子仗义相助,我家家主,必定感激不尽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马北辰大手一挥,一副万事有他撑着的豪迈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我与雅儿缘分天定,她的事,便是我的事,哪里还要你们的一声谢。我看你们也别去别的地方了,就在这里住如何?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多谢马公子的好意,只是我们还有些别的差事要办,就不打扰马公子了。后日,我们会把名医送过来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马北辰点点头,没有深留她们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一来,她们还有差事要做,二来,这两个人只不过是跑腿办事的,就算是要在宫雅面前卖好,作用也是有限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但马北辰的戏却做足了全套,亲自送人出了二门后,才在看不到人影的情况下,缓步折返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大少爷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马家目前最得力的官家,垂首站在他的面前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马北辰一概方才的温柔款款,那双黑眸之内,早已经浸染淡漠与冷清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我交代你办的事儿,现在怎么样了?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他端起杯子,姿势优雅的饮了一口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管事的不敢耽误,立刻回禀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回大少爷的话,消息都已经找人放出去了,很快,宫舞的名声就会一落千丈。这下子,宫屠也保不了她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他无情的冷笑,宫舞那个蠢蛋,再没有夺得大权之前,就先学会了骄奢淫/逸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他不过是随便调查了一下,就翻出那个蠢货不少的内幕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按照现有的信息来看,即便是宫屠变着花样,跳着高的想要把宫舞扶上位,可那摊烂泥,如何能上墙?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宫舞实在不是宫雅的对手,只不过,他之所以会插手,完全是因为希望能够博得宫雅的好感罢了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那就好,明日你去给宫家递帖子,就说我要拜访宫家,见一见宫家老祖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可是,大少爷,宫家老祖不是病着,不见客的么?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就是如此,我才要带个大夫给他看看。如果宫屠不同意的话,那他就是心里有鬼,宫家老祖就是他害的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马北辰其实早就算准了,就连在宴会上亲口说出他跟宫雅的暧昧关系,也是为了更加名正言顺的,插手宫家的事情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当然,他肯定不会像是别人那样,只是为了宫家的权势与地位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人,他要,宫家,他也要!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他比别人更加的贪心,同时,他也比别人更加的克制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权势于他,并非是终身奋斗的目标,更多的,是一场华丽又危险的游戏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他喜欢争权夺势的快意,但只是喜欢那种,征服的感觉,而并非是权欲本身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说白了,他更想当一个猎手,却从未想过去当什么森林之王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是,大少爷放心,小的一定会办好此事。不过那两个人,大少爷要派人跟着么?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马北辰微微眯了眯眼睛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跟着,保护为主,不要让她们察觉。”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