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妖魔哪里走_ 203.第一次参加集议(大章求月票)-

时间:2021-01-21 10:5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全金属弹壳小说妖魔哪里走 203.第一次参加集议(大章求月票)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王七麟定睛看去,林中英手中是一本古旧册子,上面书有五个遒劲大字:

    《阴阳无敌功》!

    这是什么功夫?

    王七麟狐疑的问道:“阴阳无敌?怎么听起来怎么像是水货?”

    徐大咧嘴笑了:“你家功法怎么不起名叫阴间无敌功?这样岂不是更威风!”

    林中英肃然道:“徐大人你可以侮辱在下,但绝不可侮辱在下的家传绝学!”

    他能说出这番话来证明他还有几根硬骨头,要不是他干过老鸨的活,王七麟还真想高看他两分。

    然后他又觉得自己这么想不对,这货要是老鸨,那被他介绍给几位二世祖的绥绥娘子算什么人?

    他把谢蛤蟆叫了出来,问道:“阴阳无敌功,你听说过吗?”

    谢蛤蟆一怔,问林中英道:“无敌神拳林老英雄是你什么人?”

    林中英顿时面露喜色,昂头挺胸沾沾自喜的说道:“你说的可是林炳文?哈,那是在下的大伯。”

    谢蛤蟆听后顿时摇头:“林老爷子英雄盖世,竟然有你这样的侄子,真是有辱家门、家门不幸!”

    林中英气的嘴巴都歪了,他双拳一握摆开架势,厉声道:“道长口无遮拦,不怕死后下拔舌地狱吗?”

    谢蛤蟆冷冷的说道:“无量天尊,老道是三清门下弟子,它拔舌地狱与我有什么干系?”

    林中英一愣,又鼓气说道:“王大人,你这下属太过分了,他的话你听见了,这不光侮辱我,还侮辱了我林家、侮辱了我大伯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再这里瞎扣帽子,我只侮辱你,你大伯功夫虽然不是很强,但一身傲骨、忠肝义胆,老道士还是很欣赏的。”谢蛤蟆毫不留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徐大不怀好意的上前怂恿:“林大人,揍他,揍这老家伙!让他见识一下你家传神功的厉害!”

    王七麟眼珠子一转,也跟着怂恿:“我这下属的话确实太过分了,林大人,你不妨给他点颜色瞧瞧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林中英以为谢蛤蟆在听天监内部不受待见,顿时豪气干云的摆开架势运气冲拳。

    他一拳打出,赫赫生风,其威如虎!

    谢蛤蟆袖子一甩扔出两张符箓,一前一后以不算快的速度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林中英神拳开路、以拳碎符:“来得好!”

    他话音落下正要装逼,两张符箓先后开炸:“咣!”“咣!”

    很干脆利索的,林中英被炸了个浑身衣衫破碎。

    这把他给炸懵了,站在那里茫然的说道:“你耍诈!”

    谢蛤蟆不屑的说道:“我这是小掌中雷,只是陪你玩玩,我要是换成旱天掌中雷,哼!”

    他甩手一张符箓扔向天空,符箓如利箭飞出几十尺炸开,真是旱地起惊雷:“轰隆!”

    林中英打了个哆嗦,一时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王七麟抱着手臂上前说道:“功夫不是这么打的,幸亏这是比试,如果你是妖魔,现在早就死了!”

    他接过《阴阳无敌功》随便翻阅了一下,道:“你家这功夫是拳法吗?”

    谢蛤蟆说道:“是内功,马马虎虎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功夫是内功,王七麟总算有了一点兴趣。

    江湖功法多,外家功夫、拳脚功夫、刀枪剑戟都多,唯独内功比较少,最是珍贵。

    由此能看出林中英现在被案子逼成什么样了,但凡他还能喘过气来就不至于上门用内功和尊严换助力。

    翻看了一遍功法,他亲热的去拍了拍林中英的肩膀:“林大人这次想找我帮你侦破章大人失踪一案是吧?嗨,其实你不必这么客气,怎么还带着礼物上门?咱们都是为圣上效力,你有所需说一声就行,弟兄们还能拒绝吗?”

    他又换成怪罪的口吻说道,“你见外了,没把弟兄们当自己人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将秘籍塞进怀里。

    林中英勉强的笑了笑,他心里暗暗告诫自己:以后不能再跟这青年对着来了,这孙子年纪轻轻却既有功夫又有脑子,而且还不要脸,这种人在官场上是最不能得罪的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潜力最可怕,只要有贵人扶持,定能一飞冲天。

    但他们也最记仇,你冲他放个屁,他得势后能让你扫一辈子厕所!

    秘籍塞进怀里又被推了出来,八喵冒出头来看向王七麟,胖脸上表情很郁闷:里面已经多一条狗了,怎么还往里放书?这到底还是不是我闺房了?

    王七麟吓唬它:“对门娘子最近要做龙虎斗,龙已经找到了,还缺一只虎,你要不要去啊?”

    八喵跳到地上,叼起秘籍麻利的又钻了回来。

    九六打了个奶哈欠,撇开腿就要撒尿。

    王七麟顿时手忙脚乱,他无暇顾及林中英,拎着九六往花园跑:“行了,林大人,你的诉求我知道了,回头我就过去帮你看看这案子怎么回事。不过这案子不好办,我怕是也破不了,所以你得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哎哎哎,王大人你听我说啊……”

    人影已经没了。

    林中英怅然若失,他有预感,自己可能做了一笔亏本买卖。

    但官场就是这样,到处都有坑,不是坑人就是被人坑。

    王七麟收下这本秘籍自然不会急着练,他等着再斩杀一个妖魔鬼怪,然后由造化炉来将之炼化为真正的功法秘籍。

    于是他就等待有人来报案。

    许多人对听天监的工作望而生畏,觉得这活计天天要跟妖魔鬼怪打交道过于恐怖。

    王七麟却乐在其中,他觉得在听天监当差最简单了,每天就是等待有人报案,然后去破案。

    只要能破除案子、斩杀鬼怪,庇佑一方百姓安居乐业,那这就是功绩,这样就能逐渐升官。

    他现在解决了缠绕在身上的秦晋劫,压力一下子小了,现在就指望着升官发财娶老婆。

    不过在县城做官职责终究要重一些,每月月底的时候他得参加衙门的复盘集议,每月月初还有全员集议,会议比较多。

    当然听天监的首要职责是斩除妖魔、庇佑一方,所以在朝政会议上他们有很大的自主权,如果没有时间参与的话可以不必参与。

    王七麟自从来到现场还没有参加过县里衙门的会议,这有点说不过去,于是八月上旬召开全员集议的时候,他决定去看看。

    本来他上月月底的时候就要参加七月的复盘集议,大会讨论盘查七月份政务工作完成情况,但他当时恰好有案子要破,耽误了时间,没能去参加这场会议,这样八月的全员集议他就得去了。

    全员集议是新汉朝地方衙门的最大会议,每个月举办一次,衙门的官吏们都要参加,会议内容繁杂,要传达朝廷的政策和命令、要解决地方上的难题、要总结上下执政与施政的经验。

    集议在衙门的二堂举行,这二堂在大堂之后,规模比大堂稍小一点,里面是一张张桌椅,大家伙到时候跟上学时候一样,坐在桌子后听主座的知县和县尉、县丞讲话。

    听天监的与会自由度就是高,他们的位子别具一格,在主席台的旁边,他们自己有三张椅子,大印可以带两名小印或者游星力士各一名参会。

    王七麟本想带徐大和谢蛤蟆去开会,结果谢蛤蟆不愿意去,说是闲云野鹤一枚,有这功夫不如在家念经修持。

    徐大也不愿意去,有这功夫不如把新挖的池塘修葺一下。

    马上就是中秋节了,木兮想在节日上献舞,这样他们要在池塘旁边吃月饼、赏月色。

    “为了讨好木兮,你真是下血本了。”王七麟赞叹。

    徐大光着膀子露出一身腱子肉在挥汗如雨,他挥舞着锄头咬着牙说道:“胡说,我这不是为了讨好谁,我这是为了满足我媳妇儿的心愿,大老爷们要是连自己媳妇儿都满足不了,那还能自称大老爷们吗?”

    王七麟看的很感动,撸起袖子道:“我帮你一起?”

    徐大推开他:“滚去开你的狗官抢食会吧,对了,我池塘快挖好了,到时候得弄点花装饰,我把你从小牢带回来的花都种在池塘边上啊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吧。”

    狗官抢食会是老百姓给全员集议起的昵称,亲切而形象的表现出一堆官吏凑在一起瓜分百姓财产的场景。

    起初这会叫做狗官抢屎会,但后来老百姓们反应过来,如果他们抢的是屎,那岂不是说明自己是……

    为此,他们给全员集议改名为狗官抢食会。

    孙缪和马明等候在门外,王七麟这次要带两人去开会,一个是老鸟可以给他出谋划策、耳提面命,一个是他的心腹得带着多见见大场面。

    王七麟觉得自己以后不会止步于大印职位,他肯定还要再往上走两步的,所以现在他开始培养嫡系班底。

    看到两人,他主动打招呼,然后问马明道:“沉一那喷子在你手下干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叫我喷子?不是喷僧吗?怎么又叫喷子了,七爷你太侮辱人了!”帅和尚在屋檐上打坐念经,听到王七麟的声音后便气急败坏的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王七麟尴尬的笑了,但他脑子转得快,说道:“喷之一字,你明白其意思否?”

    沉一道:“明白,喷水、喷人么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道:“子之一字,你明白其意思否?”

    沉一皱眉道:“这个意思就多了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道:“但用在人的称呼上,它最常见的是什么?是对人的尊称啊!特别是对老师或者有道德、有学问的人的尊称,像孔子、老子、墨子等等,所以何为喷子?”

    “喷老师是也。哎,对,这是我对你的尊称,因为你帮我许多忙,我很尊敬你嘛,所以叫你喷子。”

    沉一皱眉盯着他看,然后陡然笑了:“原来是这样啊,可是‘子’也有儿子的意思吧?你别糊弄我,我读书少,可我也不好糊弄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严肃的说道:“谁敢糊弄你?你读书一点不少,《金刚经》、《楞严经》、《法华经》这些书你可是都读过,所以一般人他糊弄不了你,对不对?”

    沉一赞同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至于你刚才说子有儿子的意思,你要是愿意把喷子理解为喷儿子的意思,那我也没办法了。”王七麟摇头,“这样真的,太蠢了,只有蠢材傻瓜才会钻牛角尖去侮辱自己。”

    沉一急忙说道:“我刚才是随口一问,七爷你莫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他冲旁边的马明、孙缪还有谢蛤蟆等人说道:“以后你们别叫我喷僧啥的了,叫我喷子,明白吗?谁不叫那下场如同此砖!”

    伏魔杖往地上一杵,一块青砖化为齑粉!

    “好功夫。”孙缪大惊。

    就是人有点疯疯癫癫,这半句他没敢说。

    谢蛤蟆诧异的看向王七麟,低声道:“大人,高才!”

    王七麟也低声道:“那你看不到我身上的才气吗?”

    谢蛤蟆为难的摇头。

    王七麟说道:“那你是个瞎子。”

    沉一冲谢蛤蟆施礼:“瞎老师,看来你也赢得了七爷的敬重。”

    “我赢你娘。”谢蛤蟆气的甩袖而去。

    无缘无故被骂了一句,沉一气的去追他:“阿弥陀佛,今天本喷子一定要为民除害,灭了你这妖道!”

    王七麟哈哈大笑,带着两人出门去。

    第五味开始往外飘荡花生香、冰糖甜等滋味,一天到晚都有甜滋滋、香喷喷的烤糕点的味道往外弥漫,这是绥绥娘子开始做烤月饼了。

    他们家的月饼种类多、皮薄馅多,价格也贵,但依然供不应求。

    主要是因为绥绥娘子每天做的大半不是卖掉,而是让包大给城里贫民送去解馋。

    从饭馆开业起,包大便连日走街串巷卖饼卖菜,他已经摸透了外城百姓的情况,所以这次送月饼行动做到了精准投射。

    现在第五味在城里名气极大,饭馆虽小,可是菜肴要精致有精致、要分量有分量,只要客人提起要求,绥绥娘子便能做到。

    而且最厉害的是她见识广博,从漠北到南荒、从东海到西疆,只要远行至此的客人能讲明白一道菜的名字或者做法,绥绥娘子又能找到食材,那保准能做出他们家乡的味道。

    崔缪虽然偏居乡下,但也听说过绥绥娘子的名头,他站在饭馆门口往里探头探脑的看:“听说娘子貌美非凡,人间难得几回见,我觉得是不是有点夸张了?”

    王七麟拉着他走:“夸张了夸张了。”

    这老不修。

    绥绥娘子听到他的声音迈着小碎步走出来,她今天照旧是一身青衣青围裙,简简单单,却难掩风情。

    另外她换了个新发型,乌云般的黑发梳于头顶往两边分成丸子髻,这样给她平添几分娇俏,妩媚之中暗藏三分烂漫。

    走出门来她照例冲王七麟抿嘴一笑,一手拈袖一手端着一份糕点递给他道:“叔叔,这是我今天刚烤的莲蓉蛋黄团圆饼,配方乃是一位南海客人所授,别有一番风味,你何不尝尝?”

    崔缪盯着绥绥娘子的胸口纤腰一看,顿时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等绥绥娘子离开,他魂不守舍的说道:“我愿称她为县城最美娇娘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说道:“在你这么称呼她之前,我已经这么称呼过了。行了,别想了,人家有男人了。”

    崔缪吃惊的问道:“怎么可能?那她怎么会梳着丫髻?”

    王七麟没搞懂,问道:“啥?”

    崔缪伸出手指在两边脑袋上竖起来,马明笑道:“你多大年纪了,还要卖嫩学兔子?”

    兔耳朵是个好东西,王七麟在心里感慨,然后他忽然疑惑:自己怎么没有遇见过兔子精?

    崔缪郁闷道:“不是的,我是说她梳的是丫髻啊,已婚妇人怎么能梳这发髻?杜子美曾在《负薪行》中说,‘夔州处女发半华,四十五十无夫家。至老双鬟只垂颈,野花山叶银钗并’,这诗大人学过吧?它就是说丫髻的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摇摇头。

    他还在想兔子精呢。

    大耳朵、小尾巴……

    崔缪又问道:“那青丝渐绾玉搔头,簪就三千繁华梦,出闺阁,盘发髻,这话总听过吧?总而言之,嫁做人妇后她就得盘发髻了,不能再梳起丫髻!这不合礼法!”

    王七麟明白他的意思后来劲了,满脸的不可思议:“你的意思是,她没结婚?”

    熟睡中的九六闭着眼睛猛的往外窜:砰砰砰的是怎么回事?好吓狗。

    八喵轻蔑的看了它一眼:呵,菜鸟!

    马明笑道:“怎么可能,绥绥娘子当然结婚了,否则她家的门槛还不被人给踏破?市井之间不讲究那么多礼节,怕是娘子今日喜欢丫髻,于是便梳了个丫髻,崔大人联想太多。”

    崔缪道:“这倒是也对,市井妇女不像豪门大院的女人那样规矩多。”

    他不会反驳马明的话,马明身背马头明王,在他看来前途比王七麟还要光明,所以抱紧马腿是当务之急。

    王七麟打开油纸,里面是四个巴掌大小的月饼。

    他分给两人吃,刚烤熟的月饼糯软甜香,即使外皮都很美味,他轻轻咬了一口,感觉身边像是有位韵味非凡的美娘子在轻轻微笑。

    月饼的皮香甜,内里的馅更加可口,清淡的莲香、甜甜的砂糖、糯糯的米粉,诸多美食完美搭配,让开了舌神窍的王七麟开心的脚步都轻盈两分。

    美食是有力量的。

    马明吃了半块后舍不得吃了,找王七麟要了油纸包住。

    王七麟问道: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马明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我乡里有户人家壮年早逝,只留下一个老妇人和一个小孙子,这孩子从出生还没有吃过团圆饼呢,这饼子好香甜,我想让他尝尝。”

    崔缪道:“待会再买不就是了?”

    马明顾左右而言他:“啊,其实我不太爱吃甜。崔大人,你是我的前辈,以前参加过这集议吧?我到时候该怎么做、怎么说,你给指点一下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明白,他吃过这月饼美味后猜测价格肯定很高,舍不得拿出俸禄来买这样的点心。

    同样是一枚银铢,对有些人家来说是中秋佳节的点心钱,对有些人家来说是一个月口粮钱。

    他把马头明王镂神图给马明真是天作之合,马明是他见过最像菩萨的人。

    于是他把剩下的一个月饼也给了他。

    马明冲他感激一笑,一起窝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崔缪跟他谈起全员集议,其实这会议没什么独特的,跟他们听天监关系不大,除非是有哪里要动土、哪里要修路铺桥,那时候就需要他们去看看是不是会坏了风水、会碰上诡事。

    三人进了县衙,林中英正在对着一群官吏吆三喝四。

    府城官员高半品。

    林中英的职位不高、品级也不高,可他来自府城,就这一点足以让许多县城的官吏去巴结他。

    无他,官员们总有进府城的时候,到时候有个府城的副捕头关系,那什么事都好办。

    王七麟见此有些郁闷,他很希望有官员看不起他来踩他,到时候让林中英帮他装个逼,那一定很带劲。

    可惜他这个青年大印的名声早就在全县上下响遍了,看见他现身,众多官吏纷纷上前作揖:“见过王大印。”“七爷,您早。”“王大印当真是少年英雄,风流倜傥啊!”

    王七麟露出虚假的笑容招呼他们,其实他内心特别想装逼。

    这也不能怪他,正所谓人不装逼枉少年,每个少年都有一颗装逼的心,否则他就不是个少年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